俗話說:「 ]……..
現在還在俗話或許不實用哩!
或許應該改成網路上說:「活在當下做自己最快樂!」
這句話,是一句正向鼓勵人的話語,
但是真的是做自己最快樂嗎?
能真正達到這句話的人也許少之又少吧!
從小精神下的打壓,活著真的只是一種痛苦,
如何在這些痛苦中找尋一絲絲的快樂,將是每天必行之路,
強顏歡笑,待人和善,這些偽善的事情是人與人溝通的橋梁,
若不於此行,只會帶來更多的痛苦,
可是任何事都有它的極限在,且每件事將都會互相影響,
在這相互間的拉扯下,必須找尋一條平衡點,
否則將造成無法挽回的事件,
今天所敘述的內容將是內心負面的話語,
從上述些許的帶過或許已經能體會這樣的言論哩,
假如不想因而使你進入負面影響,請看到此為止,
或許想更進一步的去了解負面心情也請繼續歡看下去!
 
 
 
 
 
 
從小我的個性本來就很怪(但本性是很好的!),
循著常理依序下去這樣的事情對我而言做不到,
舉個例證或許就更能了解哩,
當有一件附有說明書的玩具,若在你上你將會怎樣去玩這樣玩具呢?
一般人應該會好好的去了解如何操作、如何進行遊戲、如何使用才會正常,
但我哩,卻不這樣,永遠只會拿起玩具就直接操作哩,
說明書只是真的不會稍做輔助用而已,且還會自己去定義玩法、自己去創新。
一件事物的誕生由一個人去定義,當這件事物已被定義後若去推翻他只會受到異樣的眼光看待而已,
這就是台灣的腐敗教育,若在不影響身心危險下,何不讓孩子們嘗試去創新,
讓它們從錯誤中學習,或許亦在錯誤中發現新的定論。
再舉個現今當紅例:
現今非常多的網路遊戲,許多人會到論壇上看人物的技能該如何點,該怎麼練才會快,
這已經讓許多孩童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了,且當你去嘗試改變這樣的論點時,
他們只會說:「幹!你低能唷!這樣點你這隻廢了!砍掉重練算了!」
、「喔你點這樣啊!那抱歉本隊伍不組廢材~」、「你現在等級幹嘛在這邊練!混拉別在這裡搶我的怪」
….等等,
這幾點已經很明顯看出為何台灣永遠只能當作複製品國家了吧!
為啥國外的人可以創新,為啥台灣非常會仿冒,因為從小環境與教育造就了這樣的人材阿!
因為不依照著別人腳步,你就是走錯路!
這樣的歧視從小我就有嘗試過好幾次哩,最後事情只能暗地而行哩!
但這樣的我造就了一點小聰明的我,但這樣的我非常不喜歡自己,
因為這樣大家都視你為高手,這我真的承擔不起,
我並非這個想當這樣的人,當一件事在你手頭上做好這件事情,
人們只會覺得這樣的事情對你而言你做出來是本來就該這樣哩,
若做不出來將求助無門,因為問別人大家總是回著一句,
你是"XXX(我的本名)"ㄟ,怎麼可能做不出來,
你這麼強可以的啦!接著我該能說什麼呢?
我也是有苦衷的,任何事情並非一個人就可以完成,
我也想要有依靠,我也想要有對答的對象,
(不過很幸運的每個階段都還是有一個最要好的朋友EX:五專:沉默  二技:小潘潘  研究所:蜜蜂)
直到最後做不出來,只會被人加倍的唾棄,被人惡行傳百,
這樣做我自己真的很慘,想死的念頭經常掛念於心頭。
經常笑臉常在的我你真的覺得我是快樂的嗎?
經常惡作劇話中帶刺的我你真的覺得我願意的嗎?
最近被阿貴說一句:我的講話才能非常的差。
這句話我真的被他打敗哩,
第一:當面對主管時,你敢隨意脫口而出玩笑話嗎?
第二:面對上級你會輕易說出心中的話語嗎?
第三:在老闆氣勢打壓下,能容易的將話語經由腦袋輸出嗎?(腦袋早就一片空白勒!)
對我說話才能很爛,我不會溝通,但因為那只是跟你溝通上的橋樑問題,
我講話我能說過我不喜歡說太明,喜歡多少帶點含意,
這樣的話語跟那種土象星座而言卻是讓它們苦惱的,因為它們只喜歡說一就一說二就二的理念。
當然若溝通不良的話你還會想要再跟他溝通嗎?
再怎麼溝通還是溝通不良啊!所以我幹嘛要再去惹這樣的麻煩,
就像是教學弟妹一樣,我總是只對環環教一樣的意思,
教女生對於男生而言總是會比較好,再加上我跟他之間的溝通很順暢阿,
他說的我懂我說的他懂,這樣不是很好嗎?
 
再來學術界是黑暗的、是卑鄙的這是不變的道理,
辦一場研討會簡單而言就是在做在賺錢而已,
一場研討會若要投稿,一篇所要交的錢少說都是算千元起跳,
而為了在研討會表現自己的才能,老師們總是去壓榨學生,
做一些不可能的任務,當然被壓榨的學生在不可能的任務下!
小畫家就會被開起來用,結論研討會的Paper =  廢物,
但是教授們總是為了這些廢物拼命的送錢,
因為當他們升等為教授後,能拿的錢也就更多哩,
這就是我為啥討厭Paper的所在原因哩,
對於這些paper大家都會說這對你以後有幫助阿,
但那些真的有幫助嗎?這只不過就像是考上"台灣青椒"相同的意思啊!
只是未來進入公司的一張入門票,除非未來還是待在學術黑暗界,
就像是同學說的,學生是一個消費者,畢業證書只不過是一張收據,
用這張收據可以去換取未來的一份工作。
但進到公司後你這些造假的paper勒,變成一堆廢紙勒!
而真的變成所用的就是才能,以及率領的能力,
由這些能力帶給公司的業績才是企業界所要的。
因此我要的不是那些paper而是要學習那樣的能力,
文筆通不通順要我現在改除非我到深山修練兩三年時間吧!
雖然寫paper可訓練寫文章的能力,但我要問我以後要出小說嗎?
然後常又會遇到阿貴在念,
你寫這個誰看的懂阿,當寫的超簡單時,你寫這樣要給小學生看啊!
唉!難啊!說人容易做人難啊!
再回到同一話題,聰明的人總是希望自己就像笨蛋一樣快樂,
而笨蛋的人總是希望自己有一個聰明的頭腦,
這就是人類永遠對自己不滿足的犯賤心態,
若會這樣想就是常人,若不會這樣想還是個常人,
另外就有如小潘潘說的:
帥哥身旁總是一堆正妹,正妹身旁總是一堆好人,
好人身旁總是一堆修不完的電腦,
身為好人的我,不懂得拒絕的意念,
只帶我給更多做不完的事情,
這都不要緊我只想有一個能依靠的人,
能有訴苦的對象,但這對象好難尋找好難尋找,
只好繼續忍氣吞聲的將這些無奈我自己內心吞吧!
直到忍不住的那天就把我當做瘋子送入精神病院吧!
或許別人的小孩死不完,亦可套用在我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