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記者韋樞台北二十四日電)「大哥哥,我可不可以用100元買你的電腦」?
 
「可是你不在這次二手電腦安裝的名單內啊!」光是這句話就教今年才23歲的電腦工程師張元戎心碎。
 
半年多前他還是台北光華商場利字當頭的電腦商業務員,
 
 
半年後光在南部山區安裝愛心二手電腦的歷練就讓他決定終生「愛」字擺中間。
 
行政院環保署從2005年起配合行政院推動數位落差政策,
 
執行「二手電腦回收轉贈作業(四年)計畫」,轉贈數量從2005年1800台,2006年增加為3800台,
 
所有工作都是由資策會工程師和各縣市電腦公會等協力單位幫忙組裝、測試、運送、安裝、教育。受贈單位大都是高偏鄉地區,
 
而且以原住民居多,工程師們在運送和安裝過程中往往被人誤會,以為是詐騙集團騙錢。
 
有時地點位於深山,甚至在墓園當中,非常難找,有時車子上不去,工程師們得揹著電腦爬山路才能抵達,
 
種種因素讓不少人打退堂鼓。但是堅持下去的工程師們,卻從工作過程中得到花錢都買不到的快樂和人生啟發,
 
甚至因為原住民小朋友或老阿媽一句話猶如五雷轟頂,瞬間扭轉過去勢利價值觀,徬彿浴火鳳凰般,
 
今後決定花更多時間和精力為弱勢族群多貢獻心力。本身是原住民排灣族的張元戎從小在屏東和台北阿媽家長大,
 
父親曾擔任屏東縣獅子鄉長,家境不錯,也受過相當完整教育,原本他在台北光華商場擔任電腦商的業務員,
 
每天都得面對價格和規格的競爭,半年多前他應當年的電腦啟蒙師父回到屏東,在屏東縣電腦公會擔任工程師。
 
張元戎說,今年十月他第一次送42台二手電腦到高雄縣三民鄉民生村,光是從屏東開車就要三個多小時才能到達的高偏鄉地區,
 
當地是布農族為主的村莊,當時他家三兄弟利用周末開車上山,花了三天時間協助安裝電腦,
 
在山上遇到了一位改變他價值觀的小朋友。他回憶,第二天早上那位小朋友跟在他的車子旁邊跑,
 
邊跑邊問「大哥哥,有沒有我的電腦?」,張元戎看了一下名單沒發現小朋友的名字,只好如實以告,
 
小朋友好沮喪的回家,沒想到過了一會兒,小朋友居然拿著100元跑回來問他「大哥哥,我可不可以用100元買你的電腦?」
 
張元戎看著那小小的臉龐,還有隨風搖擺的100元鈔票,實在不忍心拒絕他,
 
因為他知道小朋友的同學家裡都有電腦,只有他沒有,但車上沒有多的電腦,只好哄他「下次大哥哥會帶你的電腦來」,
 
小朋友失望之極的表情讓他無法忘懷。沒想到當天下午,小朋友拿了150元再來要求買電腦,
 
仰著頭問張元戎「是不是100 元不夠,你才不賣我電腦?」高頭大馬的張元戎差點當場飆淚,
 
好想當場開車下山花兩千多元買一台舊電腦再送到山上給他。這件事讓張元戎記憶深刻,
 
時時注意新名單有沒有小朋友名字,直到第三梯次名單時真的有了,當他再到民生村時,順利幫小朋友安裝完畢,
 
小朋友感動到不行,告訴張元戎說「大哥哥,你果然沒有騙我,下次來上課時,我一定要坐在你旁邊好好努力學習」,
 
讓張元戎點又要淚滿襟。他記得有次送了12台電腦到高雄縣桃源鄉寶山村,配合教會牧師協助,
 
一天之內全數完成安裝測試,沒有人質疑他是詐騙集團,教會也大方告訴村民,可以將電腦存放在教會內,
 
教會免費提供寬頻網路,讓所有村民和晚上到教會唸書的孩子使用,讓他深深感受,做愛心工作還真的是要學校或教會協助,
 
才能發揮乘數效應。在協助其他高偏鄉村莊安裝電腦的過程中讓他體驗到,原來他自己的生活非常富裕,
 
例如屏東縣霧台鄉好茶村安靜得讓人覺得奇怪,原來當地路途太遙遠,人口都外移了,村中的小孩也不知未來在那里。
 
還有的居民房屋一面牆被土石流衝壞,只能用帆布簡單圍著,種種實例衝擊著他這顆年輕的心。
 
還有的原住民小朋友爸爸不在家,母親又有精神疾病,全家只能倚靠只會說原住民話的祖父祖母養活著,
 
小朋友在學校話說不清楚,老師後來發現不對,才急忙強化課後輔導,幫忙矯正,讓他感受到原來城鄉的落差是如此之大。
 
張元戎說,他相信全台灣幫忙運送安裝二手電腦的工程師在工作過程中都會有非常深刻的體驗,
 
從事這樣的工作是不可能獲利的。他說,但是換個角度去想,平常那有機會探入台灣的深山人跡罕至處,
 
欣賞台灣之美呢?什麼時候能看到真心誠意的小朋友用水汪汪大眼睛看著你,希望獲得電腦操作的知識?
 
當看到高偏鄉居民生活困苦,才知道要珍惜和把握現有幸福,疼惜你的家人和朋友?當安裝完畢,電腦開始跑動時,
 
小朋友那種滿足的笑容,甚至拉著工程師的手在操場一起玩,那種真誠是花錢都買不到的。
 
這半年多來的衝擊與收穫更讓他決定要把「愛心」放中間,今後要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協助高偏鄉的居民們,拉近他們與平地人的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