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應該沒人有帶泳裝吧?」我回答。
「這不是問題,我身上有帶!」禮奈笑著回答我。
怎麼可能?早上明明看她是兩手空空的,是要去哪裡生出五人份的泳裝?正當我要提問時,突然衣袖被扯了一下。
柳昭音將桌上的冰牛奶推到我面前,指了指杯子,指了指自己的臉。臉上是既興奮又期待的表情。
我的媽呀,別搞我了………
看見我一臉慌張的搖頭,柳昭音像個枯萎的小花朵般,黯然的垂下小臉。
我猶豫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無奈的用手指頭沾了沾冰牛奶,甩了幾滴在她臉上。
她抬起頭來,露出彷彿經過雨水灌溉滋潤後重生的百合花般的微笑。那一瞬間,別說是我,就連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目眩神迷。
哎,我果然還是心軟了。在感嘆之餘,我不得不重新告誡自己,這次………真的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靦腆害羞的柳昭音再度垂下了頭,只敢用眼角的餘光偷看我,紅撲撲的俏臉上顫著幾滴晶瑩純白的乳珠,搭配上嬌豔欲滴的羞澀神情,那幅鮮明的對比簡直將襯托這個修辭法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嚥了嚥口水,心中翻起了驚天駭浪。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
「顏○的最高境界!!!」阿Q站起來拍手大喊。我被他嚇了一跳。
想不到,就在我渾渾噩噩之際,她被顏○的功力竟然已經達到了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汗顏呀!
從中,我完全能夠體會她的用心良苦,若是沒有日以繼夜的努力練習,加上鍥而不捨、貫徹到底的堅定決心,就絕對不會有這種豐碩的成果。
正所謂士別一日,刮目相看,鐵杵磨成繡花針!只要用心,人人都是………不對,我到底在感動個什麼勁?
「她很有潛力,要不要認真考慮一下?」阿Q用手肘撞了撞我的肩膀。
「別鬧了,我看你是『○女調教』看太多。她有時間做這種事情,不如去學個一技之長來得有用。」我用複雜的心情抱怨著。
「這也算是一技之長啊。」阿Q說得理所當然。
由於找不到話來反駁,所以我決定不理他。繼續吃著海鮮義大利麵。
等大家都吃完後,便循著禮奈的提議,來到位於娛樂中心三樓的室內游泳池。
「禮奈,妳剛剛不是說有帶泳裝嗎?放在哪裡?」
我觀察著禮奈全身上下,確實不像藏有東西的樣子,難道她早就預先將泳裝放在置物櫃裡面?
「你們等我一下唷!」禮奈露出甜甜的微笑,然後走進女廁所。
不到十分鐘,當她出來時,手上已經提了一個袋子,裡面有大家的泳裝。
怎麼可能?是藏在廁所嗎?
「妳這些東西是從哪裡拿出來的?」我愕然的問。
「討厭,小凡你問的問題好色喔!」禮奈的臉頰浮起兩朵紅暈,將食指靠在嘴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