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涼椅上坐了一段時間後,就看見柳昭音和禮奈兩個活潑的蘿莉笑嘻嘻的跑了過來。走在最後面的阿Q,拖著有如行屍走肉般的步伐,一副陽壽將盡的樣子,手上提著一堆大包小包的購物袋。
「阿Q,你沒事吧?是不是禮奈對你做了什麼?!」
我攙扶起阿Q虛弱的身體,凝望著他憔悴無神的雙眼。
「幸好不是,不然恐怕我再也看不到你了………不過………」
阿Q看了看手上的購物袋,臉上心有餘悸的表情彷彿裡頭裝的是異形的生化寄生卵。我也稍微看了一下。
彷彿察覺了我驚訝的表情,禮奈從手提袋中拿出一隻擁有兩對手腳、底部長了一撮綠色青菜的紅橙色三角錐娃娃。它的正面嵌了兩顆銳利的詭異瞳孔,圓滾滾地瞪著我。
好噁心的娃娃。
「這是胡蘿蔔先生!很可愛吧?」
是嗎?可是不論我怎麼看,那個像是崇拜惡魔的邪惡教會所供奉的血淋淋祭品的鬼東西都和可愛這兩個字扯不上邊。
無視於目瞪口呆的我,禮奈將手中活像個人蔘的邪惡土偶放在臉頰磨蹭。莫非她每天晚上都抱著這種鬼東西睡覺不成?
算了,禮奈的不尋常舉止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早有心理準備。於是眼神飄向其他購物袋。
這是…………?!
「是你買的嗎?」我小聲對著阿Q說。望著裡頭封面寫著『巨乳調教室』的光碟片。
阿Q搖搖頭,用一種彷彿凝望著世界末日的黃昏的眼神看了看旁邊的柳昭音。
「她剛才…………」
「OK,你不用說,我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我搖手打斷阿Q的話。
由於大家都餓了,而且站在一旁的哲子小姐也早就不耐煩地踱起了腳,於是我們二話不說的前往餐廳。
當大家都點完了餐時,柳昭音卻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樣跳了起來,對著已經走遠的女服務生大喊:「對了!我還要加點一杯巨……唔……嗚……」
「她要一杯冰牛奶。」我一邊摀著柳昭音的嘴,一邊以道歉的語氣對著女服務生說。
「怎麼囉,為什麼不讓我說呢?難道你覺得這樣子很丟臉嗎?」柳昭音用無辜的水汪汪大眼看著我。
豈止是丟臉而已,要是說出去讓別人聽到,屆時謠言滿天飛,說不定還會有人丟雞蛋呢。
「噓~當然不是啦,因為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小秘密,所以才不可以讓別人知道呀。」
「嗯!」她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喜孜孜的點了點頭。
「對了,等一下要去哪裡呀?」阿Q扒了一大口焗烤飯,口裡含糊不清的問。
哲子小姐皺起眉頭吃著馬鈴薯沙拉,周圍依然少不了投向她的驚嘆眼光。我彷彿看見她身旁有一條類似憤怒值的數線圖持續攀升。
「不如去游泳吧!」禮奈用嘴唇摩擦著法蘭克福香腸,對著我拋出殺傷力十足的媚眼。
呃,只不過是回答個問題,表情擺那麼萌是要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