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遮陽大涼傘下,我和哲子小姐坐在木製休閒椅上啜飲著冰涼的飲料。
「你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安靜了?」哲子用攪拌棒挑著咖啡上的冰塊,美麗的雙眸輕輕眨了眨。
我緘默不語,因為此時,我體內的人格正在開著激烈的交戰會議。
保持理智!保持理智!她只是個虛幻的對象!千萬不能心動呀!要知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果不在這裡把持住,就是滿盤皆輸的局面呀!
以下是想像的畫面:
「這裡是位於XX市內的XX國小,現在就讓我們來採訪一下這件令全校人人聞之色變的驚悚BL事件的相關人物!」某家新聞女記者站在攝影機前面,拿著麥克風現場直播。
「嗚……嗚……我的巨乳他也吸了,臉也被他顏○了,沒想到最後竟然喜歡上男生!!」某柳姓女同學哭得梨花帶雨,眼睛上打了新聞常用於受害者的黑色格子。
「哇嗚!!看來這起事件的主角不只是個同性戀,還是個變態狂,甚至還曾經性侵過同班女同學呢!」女記者臉上一副中樂透的表情,就像個正在介紹動物園柵欄裡頭的獅子的導遊。
「最心愛的法蘭克福香腸被吃掉了………甜甜圈好傷心………嗚……」另外一個女同學,臉上同樣打了相同的黑格子。
「………接下來將採訪事件主角的家屬。」有聽沒有懂的女記者含糊帶過。
「嗚………我兒子從小就非常單純可愛,心地也很善良,為了怕路邊的老人沒錢吃飯,私底下還拿自己的零用錢去向他購買光碟,事後還偷偷將光碟藏在隔壁鄰居的小女兒放內衣褲的櫃子裏面……這種為善不欲人知的情操是多麼的偉大,想不到他竟然跑去搞BL………嗚……」老淚縱橫的主角爸爸臉上有著說不出的滄桑,讓在場的人都隨之感傷起來。
「………請問,您是如何知道他把光碟藏在隔壁鄰居小女兒的衣櫃裏面的?」女記者好奇的問正在大唱小蜘蛛呼喚兒子回來的主角爸爸。
緊接著,攝影機的鏡頭忽然就拍到主角爸爸被警察抓走了。
「接下來我們將直達現場,採訪這位傳說中的BL少年!」
女記者笑嘻嘻的帶著攝影師走上樓,也沒敲門就進入了那名傳說中BL少年的房間。
卻在開門那一瞬間,被裡頭的場景給嚇得啞口無言。就在同時,裡頭怵目驚心的畫面也藉由攝影機和通訊衛星傳送到全國各地。
「不~~~~~~~~」我抱著頭仰天大喊。
「你是不是瘋啦?沒事叫那麼大聲幹嘛?」哲子皺著眉頭,用彷彿在看珍奇異獸的眼神看我。
「沒………沒什麼……」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兀自心有餘悸。
還好只是想像。正當我鬆了一口氣時,哲子突然將俏臉往我這裡靠了過來。
「那……那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臉上浮起兩朵殺傷力十足的紅暈。
「怎麼了?」我問。
「我想上廁所………」
公共男生廁所門口,在確認裡頭沒有人之後,我儼然以貞操保衛者的身分,雙臂交插守護在門外,阻止任何人進去。
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傳來有人的對話。
「真可惜,今天遇到的那個蘿莉絕對是萬中無一的極品,為什麼偏偏手機剛好壞掉了呢?」
「不對吧,你沒聽見那個蘿莉說的話嗎?我猜一定是她動了手腳,至於是如何辦到的,就不得而知了。」
「莫非她和奈○一樣會使用魔法?還是像夏○一樣能夠使用封絕?又或者是個超能力少女?」
「不管是什麼啦!!總之我已經下定決心了,從今而後我人生的目標就是───找出那名『冷艷冰姬』,如果就這樣錯過了,我會遺憾一輩子的!!」
「我也是!」
「同意!」
當我聽見開門的聲音,然後發現那些對話是從廁所大號區裏面傳出來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那群傢伙眼睛瞪得老大,和正站在小便池前面的哲子小姐遙遙相望。
問題A:當你(妳)有一天,赫然發現男生廁所的小便池前面有個蘿莉站著小便時,你(妳)該如何自處?
問題B:假如你(妳)的人生目標才訂立不到三分鐘就宣告破滅,你(妳)能夠承受得了打擊嗎?
還沒等到我問到問題C,那群疑似羅莉控的傢伙就已經全數翻了白眼昏厥過去,嘴裡喃喃著「這一切都是幻覺」。
我能夠了解他們的心情,也同情他們。雖然早就有了自覺,但是當我看見哲子小姐上廁所的倩影時,仍然是忍不住的心痛。
那種心痛的感覺,就好像拿一把刀在你的胸口挖呀挖呀………………
匆忙的離開了一片混亂的廁所後,我和哲子小姐在外頭商品區漫無目的地瞎逛著。
雖然我知道這沒什麼好自豪的,但是────
不論走到哪裡,她總能輕易地掠走所有行人的目光,成為方圓百里內最璀璨奪目的焦點。
御姐們因她而心花怒放。癡漢們因她而一柱擎……晴天。路上的小蘿莉更因為她的關係,顯得黯然失色。就連冰淇淋攤的老闆也看傻了眼,甚至忘了收錢。
因此,當她因為受不了大眾肆無忌憚的眼光而皺著眉頭從口袋拿出用途不明的武器時,強行將她拖走這件事情,自然而然就變成了我的責任。
走在路上時,我始終與她保持約莫五公尺的距離,只因為當我鼓起莫大的勇氣,含羞帶怯地去牽她的手時,不僅遭到了頑強的抵抗,更被她用手指著宣告最後通牒。
「李小凡,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膽敢碰觸我的身體,我就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我永遠忘不了那動心駭目的一幕。在我心中,這句話的威力絕對不亞於核子彈爆炸。
假如將這個片段用V8拍下來,拿去日本播放,相信一定可以秒殺不少蘿莉控,少說也可以讓他們不舉一個禮拜以上。然後喪失男性本能的他們成天待在家裡啜泣,日本所有關於動漫模型的資金流動就會滯凝,屆時股票崩盤下跌、經濟衰退、油價上漲、幣值貶低………陷入經濟黑暗時期,所有外銷產品一律停止販售,最後………隨著激萌蘿莉發源地的衰落,沒有精神糧食維持的皮里恩就會………
我到底在胡言亂語什麼?
在那心灰意冷之際,我腦海首先浮現………既不是之前偷偷拿出來看,結果忘記從錄放影機裏面拿出來的『純精房東撬房客』;也不是意外地發現那片光碟,為了想更加了解兒子,所以一邊唱著小蜘蛛一邊欣賞研究的父親;更不是拿著菜刀從廚房走出來,驚見客廳的猥褻場面,一臉錯愕的母親。
在那茫然的朦朧意識中,我隱隱約約看見了………一根沾著蜂蜜的大口徑小黃瓜,刺入了我的心扉;一杯香甜可口的冰牛奶,洗滌了我的靈魂。
………人家常說失戀的人總是會胡思亂想,看來果然是正確的。
不知不覺中,就到了正午時分,我依照當初下車的約定,與哲子一同前往娛樂區中央的噴水池附近與阿Q他們會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