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遲到了!」柳昭音雙手插著腰,好像等了很久的樣子。
「呃‧‧‧家裡出了點意外。」不知道為什麼,我腦海中突然浮現父親哭著唱「小蜘蛛」的樣子,然後又聯想到報紙頭條上家庭悲劇四個大字。
「小凡‧‧‧嚇我一跳‧‧‧還以為你不來了呢‧‧‧」禮奈彷彿放下心上一塊大石頭似的鬆了一口氣。
阿哲仍然面無表情的站在旁邊。如果我沒猜錯,剛剛我遲到的那段空檔,他應該已經做好了隨時可以殺上我家抓人的心理準備。
阿Q的視線飄向柳昭音的無肩上衣,接著又停駐在禮奈的粉紅色洋裝上,嘖嘖搖頭。嘴裡嚷著「極品」兩個字。
「走吧。」阿哲環顧眾人,然後淡淡的吐出這兩個字,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們跟著他後面,在傍晚的街道上東轉西拐的走了差不多十五分鐘。正當我納悶到底還要走多久的時候,他已經停下腳步。
管理員從鐵柵欄處開了門,恭迎我們進去。緊接著映入眼簾的,是三棟排列呈字型的豪華公寓,光憑外觀就能判斷,這種社區的住宅一定很貴。
三棟公寓所包圍的,是一個設有涼棚和涼椅的庭院,許多五顏六色的花草植物在裡頭綻放著,正中央的大水池有一個女神形狀的石膏像,肩膀上的水瓶不斷有清泉傾洩而出,遠方的自動灑水器將水柱擎天激射,帶出一幕幕的水簾。
乍見眼前如此宏壯的景致,不只是我,同行的阿Q和柳昭音也都看得目瞪口呆。相較之下,身為住戶的姊弟倆顯然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只是不解我們臉上驚訝的表情。
「我就住在粉紅色這一棟,旁邊水藍色那一棟是阿哲的,最後青綠色那一棟的下層是平常遊戲玩耍的地方,上層是客房,我帶你們去。」禮奈分別指著三棟公寓,然後帶頭走在前面。
照她這種分配法,該不會‧‧‧三棟都是他們的吧?
跟著電梯上去,我、阿Q和柳昭音分別將行李放在自己挑選的房間中,然後就到6F的遊戲大廳(暫稱)集合。
那是一個比教室還要寬廣三倍以上的大房間,地板鋪了一層軟墊,附設有如乒乓球、撞球、麻將等各種平台,紙牌、遊戲主機以及棋盤遊戲依照名字排列在透明櫥櫃上,靠牆的地方還有一個大冰箱和五十寸的電漿電視。由於有空調的關係,即是是這樣炎熱的夏夜也不覺得氣悶。
我、阿Q和柳昭音再度因為眼前的景象而發楞。
不過,雖然剛開始心中充滿了驚奇,畢竟是小孩心性,很快地就被舒適的環境和玩樂的興奮給沖昏了頭。尤其是第一次進來的我等三人,更是猶如進入奇幻世界般,處處充滿新鮮事,一下子打開從未見過的大電視搖頭讚嘆,一下子抱著比身高還高的彈性軟球滾來滾去,一下子又笨拙的跑去撞撞球、打彈珠台‧‧‧。
也不知道玩了多久,最後累了,就改玩一些靜態的遊戲。阿Q、柳昭音和禮奈三個人在玩大富翁,我和阿哲則是下著象棋。
直到晚上十點多的時候,大家仍是意猶未盡的樣子。於是鬼靈精阿Q就說了一個建議。大家也都欣然同意。
於是我們各自回房間洗澡,半個小時候再回遊戲大廳集合。用剪刀石頭布決定順序後,開始做準備。
關上了燈,空蕩蕩、黑漆漆的大房間中,只有一盞恍恍惚惚的火苗位於正中央,我、阿Q、柳昭音、禮奈和阿哲則呈異教圖騰的五芒星陣的位置圍著蠟燭盤坐。
忽明忽滅的燭光渲染著眾人凝重的臉,顯得格外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