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這麼一瞎攪和,眼看就快要遲到了。幸好集合地點是每天都去的學校,只要抄抄密道、鑽鑽小路,應該還來得及。我哼著歌,騎著腳踏車,迎著涼爽的晚風,被林立的大樓遮住而若隱若現的夕陽正緩緩下沉。
想一想,距離情書事件,也過了一個多禮拜了。
從那天開始,柳昭音每天都會帶一瓶用保溫瓶裝的冰牛奶來學校,然後將我前面座位的椅子反轉,把胳膊靠在我的桌上坐著,兩手托著腮幫子,用期待又欣喜的表情看著我喝。
無可否認,真的還蠻好喝的。看不出來她那麼細心,還在牛奶中加了糖,喝起來甜甜的格外順口。雖然我並不是很喜歡喝牛奶,但每次仍總是喝得一滴不剩。
有時候,看到我和柳昭音好像很親暱的樣子,坐在角落、護姐心切的阿哲就會突然射來一道冰冷銳利的目光,害我不小心噎到,咳嗽不止。於是牛奶又噴了出來,正巧就噴在坐在我正前方的柳昭音臉上。
而她的反應更讓我瞠目結舌。
當我以為自己又要被老師罰掃地的時候,卻見她從口袋拿出衛生紙擦拭臉上的牛奶,然後一臉害羞的紅著臉說「小凡真討厭,就喜歡對人家顏○」。
坐在旁邊的阿Q一聽到這句話馬上摀著嘴,好像憋笑憋得很辛苦的樣子,我祈禱他最好得內傷。
很顯然柳昭音完全誤解了這個動詞的涵義。雖然我一直在考慮要不要解釋給她聽,但是最後還是決定作罷。畢竟對她來說,有些事情還是不要知道得太多比較好。
到了下課時間、午餐時間、放學時間,僅隔著兩間教室的禮奈就會跑過來找我,然後又說一些我聽都聽不懂的話。根據她的說法,我們兩個人正在交往中,雖然我根本不記得自己曾經答應過。
柳昭音只要看到禮奈,臉色總是好看不到哪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兩人的視線交接處總會隱隱約約爆出火花。這兩個人大概天生個性不合吧,我想。
而就在昨天,禮奈突然打電話到我家裡,邀請我到她家遊宿,時間就在週休二日。當時接到那通電話的是爸爸,當他一邊大聲叫我的名字一邊衝上樓拿電話給我的時候,我還很緊張的以為藏在地毯下面的A片被發現了。
實在是拗不過禮奈那惹人憐憫的聲音,加上父親在旁邊嘮叨唸著什麼「紳士絕對不會拒絕女孩子的要求」之類的,最後我只好舉旗投降。一問之下才發現,除了我之外,柳昭音和阿Q也接受了邀請。我一直以為她和柳昭音兩個感情不好,原來是我搞錯了。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我將腳踏車停在學校附近,上了鎖,徒步走到校門口。才發現除了我之外,大家都已經到齊了。